番外二,吃大肉肉(制服play)

小说:水蜜桃 (校园H) 作者:小花喵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秦墨的办公室,林思婉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有时他工作太忙赶不回家,都会命人把她接来,长此以往,里屋的休息间堆满了女生用品,乍一看还以为是小女生的闺房。

    沐浴洗漱后,她只穿了件浴袍,里头一丝不挂,微微弯腰都能撇到胸前的小樱桃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等了好一会,她百般无聊,两手支起下巴,白嫩的小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软绵绵的床。

    突然的,小眼神飘到放置在沙发处的大礼盒上,她咬了咬唇,实在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唔....就偷偷看一眼好了。

    谁知盒子一揭开,某人倏地傻了眼。

    轻薄如雪的半透明上衣,毛绒绒的兔耳朵发箍,还有小小的t裤,尾脊骨处镶着羞耻的兔尾巴。

    林思婉脸颊羞的通红,仿佛要滴出血般。

    这个杨雪,真是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,看着兔女郎制服若有所思,半分钟后,浴袍被她慢慢褪下,小姑娘白皙细腻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,她小心翼翼的将制服穿好,等垂眸一看,这下连耳根都彻底红了。

    她是不明白这种衣服的意义在哪,这么穿,还不如脱个精光来的实在。

    白皙的乳肉被小吊带轻轻托起,红如小果的乳尖荡漾在半开的衣料中,若隐若现的散发着魅惑人犯罪的甜腻气息。

    狭小的t裤根本遮不住她日渐浓郁的毛发,她回头看股沟处雪白的小毛球,随意晃了两下臀,小尾巴还真跟着晃荡起来,她觉得有意思,眯着眼笑,摇摆的愈发起劲。

    耳朵发箍戴上的瞬间,身后响起男人压抑的低嗓。

    “唔...小白兔...”

    她心一颤,身体僵硬的慢慢转身,男人半倚在门上,眸光深沉的上下打量着她,不过几秒时间,眸色红似火焰,周遭的空气都跟着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走来,领带被他粗暴的扯开,扔到床上,衬衣解开几粒纽扣,露出喷张的胸肌,他嘴角带笑,却看的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这种眼神,唔....像是要将她分分钟吃下肚。

    吓的声音都忍不住打颤,“秦...秦墨..”

    男人走来,停在她面前,到也没急着扑倒她,指腹准确的触到胸前凸显的小豆,轻轻一压。

    “——唔。”喘息声从唇边溢出。

    “特意穿给我看的?”男人喉间滑动,哑着嗓子问。

    小姑娘有些羞,清澈水润的眼睛盯着他,小手肆意抓弄他衣摆的边缘,软声道:“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秦墨勾眼笑,下一秒,“啊!!!”伴随着小姑娘的尖叫声,小身子被他抱起再轻巧的扔到床上。

    他火热的身体半压上来,带着强势汹涌的热浪狂潮。

    “当然喜欢...”他深埋在她颈边,嗅她肌肤深处诱人的气息,似乎只有这样,内心喷涌的火焰才能稍微抑制住。

    “宝贝穿什么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林思婉对他本就没多少抵抗力,这下更是软成了一汪水,挺起胸前的软绵去蹭他坚实的胸。

    “我很想你。”她在他耳边说,娇的让人迷醉。

    秦墨抬头,盯着她头上的大耳朵,抿嘴笑起来,“想哪里?”

    小手勾在他脑后交错,唇贴上去,熟悉的触感似打通了她全身的血液,呼吸乱作一团,她迷蒙的眨眼,瞳孔彻底涣散了。

    脚尖弯成小小的幅度,去磨蹭他蓄势待发的某物,听他喉间“嘶”的一声,满意的在他唇边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最想这里。”

    秦墨抵着她的额,眼底红光乍泄,声音有些低,像在警告,“思婉,我会很重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...我..唔唔唔...”

    粉唇被秦墨一口含进去,带了几分凶狠的戾气,小舌头被他咬的生疼,秦墨气息粗重,唇舌勾缠着搅弄出腻人的水声,他下了狠劲,恨不得将她一口吃下去。

    她力气尽失,呜咽声还未出口就被他强势的堵了进去。

    湿糯的深吻慢慢往下,脖子、锁骨、香肩,每一处都被他重重的吸吮出娇艳的唇印。

    突然的,他抬起头,将她翻了个身,再压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男人看着她,猩红的眸光泛着笑意,“帮我脱衣服。”

    林思婉穿着兔女郎制服,这样被他从下往上的注视,多少有些不自在,可心底想要他的心已经淹没了所有的羞涩。

    她小手有些急迫的解他的衣服,纽扣全开,他轮廓清晰的肌肉线条映入眼帘,她轻咬唇瓣,掌心落在他腹肌上,抚摸的力度轻柔,眼神很专注,像是在认真的欣赏一件艺术品。

    “这么喜欢?”男人问。

    林思婉娇嗔的看他,“恩。”

    秦墨温热的掌心从她的白嫩的大腿根一路往上,扶过平坦的小腹,最后毫不留情的握住那团柔软的嫩肉。

    那细腻的触感,让他极满足的喘了声。

    离开了多久,他就想了多久,忍不住想念她身上的每一处,想念她在身下细细的娇吟声。

    他似入了蛊,而她的身体,成了唯一的解药。

    揉胸的力度越来越重,林思婉吃痛的皱了皱眉,待他两指夹起坚挺的小樱桃轻轻碾磨,酥痒感从胸前一路蔓延到体内,她能感觉到穴口湿淋淋的一大片,仍在往外喷着汁液。

    她有些动情,开始解男人的裤腰带,软嫩的小手滑进去,握住粗长器身的那刻,她脑子炸开了,眼前散开的是被他用各种姿势,各种技巧操弄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秦墨...”她娇哼起来,难耐的唤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男人盯着她的兔女郎制服笑了笑,诱哄着问:“小白兔最爱吃什么?”

    林思婉眨眨眼,认真的回答,“胡萝卜。”

    手心里的火热跟着一颤,小姑娘这才察觉到他的用意,娇羞的抿了抿唇,小脑袋慢慢往下滑,却被秦墨拦住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转个身。”

    她不明所以,呆滞了两秒,秦墨支起上半身,将她身子掉了个头,她还没来得及反应,私密处就被男人灼热的鼻息一烫。

    她扭着身子想躲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男人嗓音嘶哑。

    等她一回头,那根被释放的粗硬小怪兽就她眼前,肿胀的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她脸快燃化了,这种姿势,未免也太过羞耻了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。”

    她脑子骤白,私密处被他湿润的口腔包裹住,灵巧的舌尖带着火光往里狠戳,源源不断的花液从穴内溢出,他全数吞咽进去,仅是细弱的吞咽声就能让她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眼前深红的“胡萝卜”有规律的颤动,她强忍住刺入骨髓的酥麻感,小手握住器身,柔软的小嘴一口含进去,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震,像是完成了一个美妙的仪式。

    下身勾舔的力度加重,她缩着内壁想逃开,却被男人大力箍紧她的腿,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。

    其实秦墨不常让她用嘴,总担心自己会克制不住伤了她,可兴许是太久没见,又或是被她勾的不能自已,器物进入到湿润的小嘴中,他仍觉的不够,接着姿势往上狠顶,每一下都似要顶穿小姑娘细细的咽喉。

    林思婉觉得身体快裂开了,小嘴被塞的满当,花穴又被男人暴力的舔弄,这种前后夹击的攻势让她无所适从,只能咿咿呀呀的叫出声。

    她眼神迷离,唇舌渐渐发麻,掌心握住器身想先退出来,可男人不让,突然一个猛力的冲刺,下身的快感迅速堆积成一团,她躲不过,只能被迫接纳体内那团焦灼的火焰,到达顶峰时,一轻一重的闷哼声响彻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小姑娘还沉浸在高潮的余温里,没来得及吐出器物,腥咸的乳白液体喷射而出,灌满她的整个口腔,她轻咳了声,液体从唇边滑落而出。

    她瘪了瘪嘴,极委屈的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墨极其懊恼,抱着小姑娘去浴室,用温水将她口腔内残留的浓液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等她抬起头,一双大眼睛红彤彤的,配上这一身兔子装,还真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小兔子。

    她唇角处留有一滴浊液,秦墨伸手为她擦拭,她却先一步用舌尖勾舔进去,小眉头紧皱,吐出两个字,“好咸。”

    秦墨眸一沉,“思婉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轻轻问:“你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男人低笑了声,抱起她的身子一把抵在墙上,她略显疑惑,“你刚刚才..”

    下一瞬,舌尖被他吮着往外拉,一记深吻差点把她吻到昏迷,等微微清醒过来,穴口已经被坚硬如铁的某物抵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她诧异的低头看他,男人咬她的耳垂,鼻息炙烫,“你就是最好的媚药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秦墨....唔...”

    他顶进来,裹着充沛的汁水直插到底,没给她任何喘息的空间,他大力顶弄起腰腹,动作暴戾的抽插起来她的嫩穴,每一次源头都要重重的撞开宫口,林思婉被撞的浑身酸软,缩着脖子往上逃。

    “唔...唔...去床上...”呻吟一出口就成了求饶,软趴趴的伏在他肩头,“这样...唔....”

    “——好深。”

    纤细的腿弯挂在他手臂上,大掌顺势拖住软滑的臀肉,保持着下体交合的羞人姿势,重叠的两人就这么往外走。

    步子刻意的颠簸,小腹被器物顶的阵阵酸涩,她勾着他的脖子,难耐的在他耳边哼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轻一点...”

    秦墨微微闭眼,还有什么能比一声“哥哥”更要他的命,他托着她的臀,边走边上下晃动,媚红的穴肉在一吞一吐间将滚烫的棒身吸咬的更为紧密。

    男人喉间一闷,“好紧。”

    她被他放在床上,器身“啵”的一声脱离穴口,瞬间的抽离让小姑娘极其不适,下身空虚的发痒,满脑子都只想被他填满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。”她眼眶润润的,“哥哥,你进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秦墨深吸了口气,将肿胀润泽的源头抵着早已泛滥成灾的某处,慢条斯理的上下碾磨,偶尔一个用力深入,再光速退出,磨的她双眸雾蒙蒙的,哭腔都透着一丝委屈。

    “唔...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水好多...”他往里艰难推入一寸,硕大的源头被嫩壁吞了进去,男人轻声调笑,“床单都湿了..”

    林思婉不知该回什么,只会“呜呜”的掉眼泪。

    秦墨心疼的不行,心想这小姑娘真是水做的,一掉泪他就止不住的心颤,可又偏生想见她红着眼在身下求饶的小模样。

    他低头咬住她胸前的殷红,像极了小朋友饮奶,吮出“滋滋”的暧昧水声,林思婉呻吟声瞬间高涨,十指用力抠抓着床单,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“——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。”棒身一寸一寸的抚平嫩穴内的细小褶皱,艰难的吞下粗长的火热,秦墨抬头吻住小姑娘的唇,抽插的力度极尽温柔。

    “这样舒服吗?”

    林思婉缓缓点头,他一向照顾她的感受,就连性事上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唔...你快一点..”

    秦墨宠溺的吻她鼻尖,笑了笑,突然一个猛烈的顶入,娇嫩的宫口被突然顶开,窒息般的快感让男人有瞬间的失智。

    纤细的双腿被他搭在肩头,他两手扶住她的纤腰,腰臀重重的操弄了几下,这种由上往下的姿势插的格外深。

    他缓了几秒,随后又是一阵疯狂的猛插,力度又密又重,次次都要顶穿花心他才肯罢休,几番下来,小姑娘被撞得娇声连连,尾音都拖起了细碎的哭腔,却听得他异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花液实在太过充裕,两人的体液在穴内相互交融,粘稠的汁水将凶悍的器身包裹的油亮润泽。

    下面这张小嘴咬的实在太紧,秦墨的理智一度失控,将小姑娘的身子翻过来,贴着她的身子从身后进入,他顺势低头吻她后背的肌肤,小姑娘高亢的呻吟声被一点点的磨平,小脑袋深埋进软绵的枕头上,可怜兮兮的向他求饶。

    最后,小人哑着嗓子在他耳边娇喊了无数声“老公”,他才心满意足的射进她体内。

    她累的四肢酸软,被男人抱着去浴室冲洗。

    窝在他怀里睡了会,等体力稍稍恢复了些,她抬头去咬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秦墨低头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思婉此时娇气的很,气息弱弱的,“我要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秦墨笑,在她唇上印下一吻,起身走向门外,几分钟后再回来,却已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边,包裹在被子里的林思婉呆呆的眨眼看他。

    然后,他单膝跪地,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,打开,放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盒中是一枚精致的钻戒,林思婉对这些不太懂,只知道很大的一颗,闪闪的晃人眼。

    “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”秦墨语调柔软又深情,“思婉,从现在起,你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,诚挚的问:“所以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林思婉足足愣了好几秒,等反应过来后却是小声抱怨,“你非得在这个时候,唔,求婚吗?”

    非得在她光裸着身子时,做如此神圣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墨毫不掩饰嘴边的笑意,起身,也不问小姑娘最后的答案,从被子里拿出她的小手,取出戒指,再郑重其事的为她戴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秦墨才不急不慢的脱掉外套,身体再次压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才好。”他埋在她颈边轻轻的吮,低音沾染着浓浓的欲意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们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(番外完)

    (好哒,元旦任务已顺利完成,希望没让你们久等,2019年依然爱你们,么么么!)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校园xs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xy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