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床上的男人是谁?(结局上)

小说:医尘不染 作者:txt下载

我要bl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“儿子的奶粉钱,我挣,你别这么辛苦。上什么班啊。来,陪我再睡一会儿。”秦东城伸手,拉住她的胳膊,用力一带,她将拉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“秦东城,别闹了,都八点了,今天上午,我还有个重要会议。乖乖听话,中午一起吃午饭,我晚点儿给你打电话。”周萌萌将她的名片留在了桌子上,名片上有她办公室电话和公司地址。

    “真想抱着你再睡会儿!”秦东城不满地嘟哝着。

    “来日方长。有的是时间。”周萌萌离开前,捧着他的脸,在他唇上深深一吻,他英俊的脸近在咫尺,那双迷人眸子里,满满的全是她的脸,她唇角的笑意更浓了。

    秦东城在周萌萌走后,又昏睡过去,他真的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,秦东城的手机突然响了,他拿起手机,看也没看,就接了电话:“我是林琳。”

    秦东城一怔。显然没想到,林琳会主动找他,冷冷地问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爸在一起了。”林琳在电话里问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秦东城直觉林琳打电话给他,不仅仅是为了通知他参加婚礼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周萌萌还活着,你说。如果她知道,我成了她的婆婆,她会怎样?”林琳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周萌萌开完会,回到办公室,处理几份比较紧急地文件,便给秦东城打电话了,他的电话却在通话中。

    “林琳,我爸都七十多岁了,你觉得为了报复萌萌。而搭上自己,合适吗?”秦东城完全没有想到,林琳为了复仇完全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“合适,你等着叫我妈吧,记得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周萌萌。”林琳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敲门声,秦东城赶紧去开门,见肖羽凡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老爹第二春了???”肖羽凡一脸的嘻笑。

    秦东城瞪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我已经够生气了,你少在这里火上浇油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发达了,买一送一,听说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闭嘴,你没听见吗?”秦东城吼道。

    “别介,我只是好心提醒你,你家老爷子都那么大岁数了,娶个年轻女人。怕守不住啊。再说了,肚子里那个,都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子的种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秦东城不想再跟肖羽凡费话,直接开门送客。

    “东子,我没有恶意的,我只是关心你。真心为了你好,小草莓和你小妈一起怀孕,秦家双喜临门啊。”肖羽凡人都要走了,还不忘损秦东城。

    这就叫朋友,雪中送炭的事会做,火上浇油的事儿,也干。

    房门“嘣”一声关上了,秦东城将自己关了门里,重重一拳打在门上。

    气还没消,手机又响了,他接起电话就吼: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错电话了吗?”周萌萌被吓住了,连忙去核对电话号码,没错啊。

    “萌萌,是你啊,不好意思,没吓着你吧。”秦东城语气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周萌萌深吸一口冷气,显少见到秦东城发脾气,“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见面再说,我去接你。”秦东城挂断电话,不想多说。

    秦东城乘电梯下楼,刚走到酒店大堂就被前台小姐叫住了,“秦先生吗,有位姓肖的先生留了车钥匙给你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在生肖羽凡的气,看他安排的这么妥当的份儿上,饶了他。

    也不能怪肖羽凡调笑,连秦东城自己都觉得老爷子大把年纪娶妻很可笑。

    过去领了车钥匙,来到停车场,看到一辆张扬的红色法拉利跑车,秦东城朝车轮踢了一脚,肖羽凡就这品味,居然给他弄辆红色的车。

    秦东城开着车,来到周萌萌工作的地方,然后打电话给她:“媳妇儿,我到了,下楼吧。”

    周萌萌走到窗边,往楼下看了一眼,露天停车里,一辆红色的跑车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周萌萌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?”秦东城问。

    “你的车,上哪儿弄的,跟你不是很搭啊。”周萌萌坦言。

    “肖羽凡弄的,我也觉得怪。”

    “开我的车吧,我跟你换车开,我的车肯定适合你。”周萌萌挂断电话,坐电梯下楼。

    周萌萌将秦东城领到一辆迈巴赫车身前,秦东城惊住了,“这是你的车??”

    “我叔叔买的,给我先开几天,他会来这边过年,估计后年就把车弄走了。”周萌萌将钥匙交到秦东城手里,“上车,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宏伟的开篷结构加上顶级的豪华与舒适,折叠天窗似是专为坐在后座周萌萌准备的,白色皮革,钢琴烤漆和独有的黑色花岗岩的后座。

    如此的奢华,这车的确很衬秦东城的气质,可是,上车以后,他却感觉,他是某位千金小姐的司机,车后座貌似更奢华啊。

    “你吃西餐吗?”周萌萌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西餐吃不饱。”秦东城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吧,吃中餐,中午得吃饱点儿,下午才有力气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边还习惯吗?”秦东城问。

    周萌萌看着窗外,说:“挺好的,景色不错,空气又好,前面路口右转,对,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走进饭店,两个人找到位置坐了下来,饭店正在用餐的客人见到他们进来,都抽来目光,这样的一对俊男美女,同进出现,是一道极美的风景。

    饭菜上桌,周萌萌便忘我的吃了起来,完全没有意识到,秦东城正盯着她,整个人都沉静在享受美食的过程中。

    “萌萌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话,饭后说,吃饭的时候说话,会消化不好。你别看着我,你也吃啊。”周萌萌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东城哥哥。”一个俏丽的女音突然插入,打断了周萌萌进食的心情,这个声音,太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秦东城抬头,见是肖羽媛,客气地招呼,“媛媛,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肖羽媛,比上次在桐城看的时候有很大的不同,她的漂亮马尾变成了波浪形的卷发,神情中带着一丝狂-野。

    妆容很是精致,上次见她的时候,她还不化妆的。只见她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露肩的短袖,下半身穿的是一条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,整个人看上去优雅不乏性-感。

    “我跟朋友过来吃饭,没打扰你们吧。”肖羽媛轻笑,她的挽着的那位男士,相貌堂堂,贵气逼人,这样气度不凡的男人本不多见。这位男士是周萌萌认识的,此人正是黄舒朗。

    “萌萌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。”黄舒朗见周萌萌低着头假装不认识他,便主动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认识,那就一起坐吧。”肖羽媛说完放开黄舒朗的胳膊,拉开椅子,就坐了下来,然后看了周萌萌一眼,随即又将目光投向秦东城。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。”周萌萌拿起桌上的纸巾,细细地擦嘴。

    “这汤不错,喝点儿汤吧。”秦东城盛了一碗汤,放到周萌萌面前。

    “东城哥哥偏心,为什么我没有汤喝。”肖羽媛撒娇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喝汤,你给肖小姐喝吧。”周萌萌突然站了起来,说:“我还有事,先回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“萌萌,我送你。”黄舒朗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落座,见周萌萌站起身,他便主动提出送她。

    “嗯,东城,黄总送我回公司就行了,你陪肖小姐吃饭吧。”周萌萌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肖小姐,我离开一会儿,很快回来。”黄舒朗还算礼貌,他是跟肖羽媛一起来的,就算是送周萌萌离开,也会跟肖羽媛知会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送萌萌吧,黄总留下陪媛媛用餐。”秦东城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干脆你们俩都去送好了,反正周大小姐一直排场很大。”肖羽媛冷不丁儿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萌萌是真的被肖羽媛刺激道了,气愤地说:“谁都不用送了,我自己开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秦东城知道周萌萌还在因肖羽媛逼她离开秦东城的事耿耿于怀,她如此激动,自己开车回去,让他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”秦东城将车钥匙交给黄舒朗。

    周萌萌能让黄舒朗送她,就证明,黄舒朗是值得信赖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他对黄舒朗没什么好印象,上次萌萌流产,就是因为他约萌萌出去才发生的意外。

    就算是林琳的鬼计,但也不能说与黄舒朗没有关系,只是周萌萌那么轻易就原谅了他,看来,他对周萌萌是真的很好,没有加害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信任,我一定将她安全送到。”黄舒朗非常郑重地接过车钥匙。

    黄舒朗与周萌萌走后,肖羽媛嘟着小嘴,一脸的不高兴,“东城哥哥,你心里一定很讨厌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秦东城轻笑,眼睛却还是看着周萌萌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明白,她到底哪里好,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。”

    “媛媛,你还没吃饭吧,想什么,尽管点,我请客。”秦东城岔开话题,叫来服务员。

    “桌上的菜不少了,不点了,就这么凑和着吃吧。千金小姐不知道柴米油盐贵,这么多菜,没吃完就走了。”肖羽媛不损周萌萌,就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周萌萌走了,秦东城也没什么味道,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喝茶,听肖羽媛说她来海南一路上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秦东城只是静静地听,然后应一声,他不停地看表,二十分钟过去了,半个小时过去了,黄舒朗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。”肖羽媛说道。

    秦东城轻笑,“哦,吃完饭,你去哪里玩?”

    “吃完饭,我跟黄总约好去……耶,他怎么还没回来?”肖羽媛故意说道,其意在暗示,黄舒朗跟周萌萌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有他的电话吗,打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肖羽媛拿出手机,调出黄舒朗的电话,电话被人接起,却不是黄舒朗的声音:“你好,这里是医院,请问你是机主的朋友吗,他出车祸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家医院??”肖羽媛急忙问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秦东城听到医院两个字,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,心里有声音:萌萌,你千万不要有事。

    “东城哥哥,他们的车出了车祸,我们赶紧去医院吧。”肖羽媛紧张地说。

    两个人赶到医院的时候,只见到黄舒朗,却没有见到周萌萌。

    “护士小姐,请问跟这病人一起的小姐怎么样了?”秦东城拉住护士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小姐刚才还在这里的……哦,她在那儿。”护士指了指周萌萌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萌萌。”秦东城喊了一声,周萌萌转过身,看着秦东城,微微一笑,说:“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东城什么都没说,激动地上前,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黄舒朗醒了,轻微的脑震荡,然后扭了脖子。

    “黄鼠狼大叔,谢谢你,在那么危急的时刻,用自己的身体保护我。”周萌萌感激地说。

    黄舒朗轻笑,说:“你得谢谢那车迈巴赫,质量真不错,是它救了我们俩。”

    “车是我叔叔的,要是让他知道,他的新车,被我们撞成这样,会不会心疼地手抓墙啊。”周萌萌开玩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快,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。啊,我的头好疼啊,我今天晚上肯定睡不好了,让他陪我,让他也睡不着。”黄舒朗使坏的怂恿道。

    秦东城站在病房门口,看着病床上的黄舒朗,听着他与周萌萌的对话,看他们俩聊得这么开心,心里虽然有些不痛快,但是在危急关头,他救了周萌萌,这一点儿,还是让秦东城心存感激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救了萌萌。”秦东城诚恳地道谢。

    “萌萌是一个值得别人去疼爱和呵护的女人,既然她选择了你,就请你好好对她。否则,别怪我一不留神,把她抢走。”黄舒朗说的虽然是句玩笑话,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认真。

    周萌萌,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,对她的那种爱,已经深入骨髓,不是一两天可以忘记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,我保证,我会好好对萌萌,绝对不会委屈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也没什么大事儿,你们都累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黄舒朗下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来陪你吧。”周萌萌主动说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你留下来,他肯定也会留下,这么多人,让我怎么休息。走吧,都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明天再来看你。”周萌萌听他这么说,也不好留下来打扰他休息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秦东城紧紧握着周萌萌的手,今天真的把他吓坏了,他真的好害怕,害怕周萌萌出事。

    周萌萌回头看了他一眼,说:“今天吓着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萌萌,跟我回去吧,我不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。”秦东城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周萌萌抬起头,看着城市的灯火,喃喃地说:“今天的车祸只是一个意外,我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吗?再说了,我跟你回去,以什么身份?我还是留在这里好了,我不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萌萌,你不在我身边,我怎么放心,更何况,你现在还怀着身孕。我一天看不见你,我就一天不安心。我不能在这里陪你太久,明天下午就要回去了,你跟我一起走吧。”秦东城抱着周萌萌肩膀,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不是开玩笑,他是认真的,他是真的想将她留在身边,将她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跟他回去,她算什么?

    她爱他,愿意为他生下孩子,但是她不愿意跟他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你自己走吧。如果你心里有我,还惦念着孩子,有空的时候来看我们一眼就够了。”周萌萌有自己的骄傲,她可以追求爱情,但是她的爱情不能廉价至此。

    秦东城看着周萌萌,这个小女人,始终不在他的掌控内,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可以坦然承认,她心里有他,她爱他,愿意为他生下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不愿意呆在他的身边,跟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萌萌,如果你爱我,就跟我走。”秦东城撂下狠话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不跟你走,也不能说明我不爱你。你知道什么是爱吗?爱并不是两个人要在一起。”周萌萌生气地冲秦东城吼。

    秦东城见周萌萌那么激动,上前安慰道:“萌萌,我只是害怕失去你,你不在我身边,我不放心。跟我走吧,好吗?”

    他上前搂着她的腰,沉沉地压着她,不给她逃离的机会,隔着衣服,能感觉到她肌肤的柔软,这样的她,让他怎么舍得放下。

    “年底了,公司这边很多事,我根本走不开。而且,你那边应该也很忙,我听说了,你父亲好像要再婚。我们不能只顾儿女思情,我们都不是没有责任感的人。不是有句话说,两情若在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周萌萌意识到自己刚才情绪太激动了,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“萌萌,你不在我身边,我什么事都做不了。失去你的消息,你都不知道这几个月我是怎么过的,我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义。”秦东城将周萌萌搂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难舍难分的时候,肖羽媛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,一张灿烂无比的笑脸,带着淡淡的喜悦,声音也甜美的很。

    周萌萌面色一沉,当作没有看见,只是怔怔地看着秦东城。

    “东城哥哥,我爸爸邀你去京城过年,说要介绍一个大人物给你认识。”肖羽媛笑得相当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过年要陪萌萌,去不了,你帮我回绝吧。”秦东城毫不犹豫地拒了。

    “周萌萌,你以为东城哥哥有今天的地位和荣誉来得很容易吗?枪林弹雨过来的,他好几次险些丧命。你要让他为了你,放弃一切吗?”肖羽媛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肖小姐,我没有让他为我放弃什么,另外,我很忙,如果没什么事,我先走了。”周萌萌朝外走去,肖羽媛追了上去,拦住了周萌萌。

    周萌萌的车出了车祸,保镖马上开车来医院接她了,看到有人为难她,保镖马上出现,将周萌萌护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,你没事儿吧。”保镖恭敬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们走。”周萌萌说完朝车子走了过去,上车前,她深深地看了秦东城一眼,长叹一口气,上了车。

    秦东城站在原地,静静地看着她离开,她说,她不跟他走不是不爱他。

    她说,两情若在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可是,萌萌,我只想跟你在一起,你知道吗?

    什么地位和荣誉在我看来,都没有你和孩子重要,可是,你又一次扔下了我,让我去追逐名利和地位。

    你明知道,我最想要的就是你,是你啊。

    周萌萌在遇到肖羽媛的时候,又一次落荒而逃,在秦东城的事业上,她帮不了任何忙,可是肖羽媛却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秦东城最终如何作选择,她不知道,但是她绝对不会说:“你跟肖羽媛走吧,对你的事业有帮助。也不会说,你留下来陪我吧,我想你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周萌萌,她明明很希望秦东城过年能陪着她,可是她却什么都没说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“东城哥哥,你看见没有,她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,为这样的女人,值得吗?”周萌萌一走,肖羽媛就迫不及待地挑拨。

    “媛媛,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评论萌萌,她是我最爱的女人,听到你这么说她,我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“东城哥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来晚了,我怎么听说小草莓出车祸了,孩子保住了吗?”肖羽凡出现的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她又怀孕了?她是母猪吗,这么能生。”

    “媛媛,怎么说话的。”肖羽凡喝斥道。

    肖羽媛见秦东城脸色不好,也不敢造次,赶紧解释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,她不是流产没多久吗,这么快又怀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东城哥哥在这方面比较猛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”肖羽凡开玩笑地拍拍秦东城肩,被秦东城甩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羽凡,你送媛媛回去吧,我明天要回花城,今晚得去跟周老先生辞行。”秦东城说完将车钥匙还给肖羽凡,“车停在周氏集团楼下的停车场,你让人去取车吧,我自己打车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东城哥哥,你别走啊。”肖羽媛喊着秦东城的名字,可是秦东城头也没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多少遍了,让你死心,你怎么就是不听。肖家的千金大小姐,想要男人,只要开口,马上就有人排着长队想跟你交往。我也不是说东子不好,一个老男人,值得你这么惦记吗?你脑子进水了吧,明天就跟我回去。”肖羽凡恨铁不成钢地用手指戳了戳肖羽媛的头。

    肖羽媛压根儿没把肖羽凡的话听进去,她唯一听进去的就是,秦东城那方面很强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

    他明明跟周萌萌已经结束了,可是因为周萌萌再次怀孕,他们又在一起了,假如她能怀上他的孩子,是不是一切都不同了呢??

    “哥,你告诉我东城哥哥住哪间酒店,我去找他,最后争取一次,如果他拒绝我,我立马回北京,从此以后,忘了他重新开始。”肖羽媛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肖羽凡怀疑地看着肖羽媛,伸出手摸摸她的头,说:“没发烧啊,他跟周萌萌都好到这份儿上了,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?争取个p啊,肚子饿了,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“哥,就当我求你了,我争取最后一次,如果还是不能让他选择我,我就放弃,我说话算话。”肖羽媛不肯走,一脸哀求地看着肖羽凡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怕了你了,如果被拒绝了,也别难过,打电话给哥,哥备好啤酒陪你醉。”肖羽凡是量定肖羽媛会被拒绝,然后伤心欲绝一醉解千愁。

    他想得相当长远,连肖羽媛被拒以后,如何解愁都想好了,提前为她准备好啤酒。

    秦东城坐出租车,来到周萌萌住的地方,一到门口,看到有黑衣人把守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秦东城,我明天就要离开海南了,特地过来,跟周老先生辞行的,麻烦你通报一声。”秦东城客气地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黑衣人进去禀报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黑衣人出来了,说:“周老先生请你进去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秦东城跟着黑衣人进去了,却没有见到周萌萌,周老爷子似是知道他在找什么似的,“她不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秦东城走到周老爷子的轮椅边,非常诚恳地蹲下身子,说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想让她跟我走,给我机会照顾她和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,不具备照顾她和孩子的能力和条件,你们还没有结婚,她以什么身份跟你回去。听说你父亲要娶妻了,她在这里,更安全,也能过她想要的宁静生活。”周老爷子平静地说。

    秦东城点点头,说:“我明白您的担心,我不要求她跟我走。给我一点儿时间,我会尽快处理好家里的事,娶萌萌进门的。我明天就走了,我希望可以见她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楼上。”周老爷子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。”

    周老爷子笑了,这小子,现在随着周萌萌叫他爷爷,叫的这么顺口。

    二楼房间,周萌萌正在跟公司高层开视频会议,下午她在医院,耽误了公事。

    “嗯,嗯,好,这个项目的企划案通过,交待下去,赶紧着手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周总,马上就农历新年了,政府各部门都要表示一下,您最近的行程比较满,您是不是空出一两天时间来。”

    周萌萌最怕的就是跟政府部门的人吃饭,好烟好酒好菜招待了,还要耍酒疯,借机占她便宜。

    “总裁年前会过来我们这边,我到时候跟他确认一下时间,酒宴还是让他出面吧。”周萌萌答。

    “嗯,周总,我们12月的业绩出来了,相较11月份,有所下滑,主要是……周总,你身后有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周萌萌一回头,看见秦东城站在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不知道你在忙,打扰你了,我出去等。”秦东城尴尬地怔了怔,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,先敲定企划案,赶紧着手办,其他的事,明天公司再谈,各位晚安。”周萌萌说完赶紧关了视频。

    将桌上的文件一收,关了电脑,周萌萌走到房间门口,见秦东城手扶着楼梯栏杆出神。

    他脸上略显疲备,但仍然无法掩盖他的俊朗,高大的身形,笔挺的身材,侧脸似刀削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就是她腹中孩子的爸爸,她心中一暖,缓缓上前,从身后轻轻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秦东城感觉到背后一暖,然后一双白嫩的小手环住了他的腰,他唇角微微上扬,轻轻抚摸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你工作的样子,很认真,很美。看来是我自私了,你也有你的生活,我不该这么自私,只想让你待在我身边,做一只笼中的小鸟。”秦东城微笑着转过身,轻轻将她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去我房间吧,别影响爷爷。”周萌萌轻笑,拉着他的手,进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门轻轻关上,秦东城突然伸手抱住了周萌萌,周萌萌挣扎,他轻笑,说:“别动,让我抱一会儿。我明天就走了,说真的,把你扔下,我真的舍不得。可是,刚才看你那么认真的工作,我又决定放你自由的飞一会儿。记住,是让你飞一会儿,不许飞太高太远,我怕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枪吗?我还哪里敢飞远。”周萌萌故意气他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从病房里出来,以为中枪的是你叔叔,那么紧张。可是当你知道中枪的人是我,你走的那么绝决,看都不肯看我一眼。”秦东城问,他后来之所以没有再去找她,就是因为在医院时,她走的那么绝决。

    周萌萌挣脱他的怀抱,朝窗台走去,那里有一个摇椅,轻轻坐在椅子上,她看着窗外的夜色,说:“如果叔叔中枪,我想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吧。至于你,你就别跟我装了,你中了枪,还能好端端站在那里吗?看见我以后,分明是故意向后倒的,你真以为我傻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”秦东城显然没有想到,结果会是这样,周萌萌看见他假装重伤了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自己演得很逼真呢,没想到,她居然早就发现他在装,所以后来才会那么绝决地离开,头也不回,看来她不是很好糊弄啊。

    他的确伤得不重,但不是枪伤,他要是不在医院猫几天,这开枪丢子弹的事儿恐怕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又写检查,又挨训,他那段时间,过的也不好。

    秦东城挤到周萌萌身边坐下,将她搂入怀中,笑道:“我以为,看到我中枪,你会心疼,会关心我,谁知道你就这么走了,我伤心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没心没肺,你来找我,就是找虐来了。肖小姐其实说的没错,你不值得为我错过好机会。过年你先跟她走,等有时间再来海南看我吧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周萌萌满不在乎地说。

    秦东城没有说话,捧着她的脸,吻住她的唇,周萌萌挣扎了一下,最终放弃了。

    他的热情似乎比昨晚更为热烈,“萌萌,我真想就这么抱着你,永远都不分开,真的舍不得走。”

    “东城……”她柔声喊了一句,明显的感觉到秦东城身体一顿,眼波间闪动着一丝激荡,唇角多了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她不由地出来一抹包容而宁静地笑,凑上樱唇,主动亲吻了他的剑眉,高挺的鼻梁,手上也主动的抚摸了他的肩头,她像是在哄着一个不开心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萌萌,我爱你,真的很爱很爱,爱到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呵护你,你相信我吗?”秦东城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你说我就相信。”周萌萌一直是相信秦东城的,相信他爱她,相信他的爱。

    她也相信,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会比秦东城更爱她。

    激荡的床事之后,周萌萌还能听到秦东城在她耳边,一声声温柔地唤呼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周萌萌迷迷糊糊睡着了,醒来时,身边已经没有了秦东城,她猜想,他可能已经走了吧。他们俩现在的关系,他真的不方便留在她的房间过夜,就算他不主动离开,爷爷也会叫佣人来催的。

    秦东城是在周萌萌睡着以后,离开的,他知道他的身份,他还不是周家的姑爷,没有理由在周家小姐的房间过夜。

    他不会这么不识大体,非等到周老爷子送客,他才走,他从楼上下来的时候,见周老爷子坐在客厅看电视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秦东城轻唤一声。

    “来,陪我喝茶。”周老爷子招呼道。

    秦东城坐了过去,主动端起茶壶,给周老爷子倒了一杯,“睡前少喝茶,免得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明天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明天下午,中午就得出发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萌萌,有我在,她就一定不会有事。”周老爷子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您,很晚了,不打扰您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我会让萌萌去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秦东城离开周萌萌住的别墅,走了很远,才打到车回酒店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周萌萌醒来就给秦东城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没人接,又打到酒店,前台小姐说没有看到他下楼,还没有退房。

    周萌萌洗了个热水澡,然后让保镖开车送她去酒店,今天上午的工作,全推到下午了。

    他来的时候,她没有去接他,他走的时候,她想送送他。

    “宝宝,我们去看爸爸了,你说,我们给爸爸带什么早餐呢?”周萌萌喃喃自语,挑了几样餐点,打包好前往酒店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,要不要我陪你上去?”保镖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在楼下等我。”周萌萌说道,她猜想,可能是秦东城昨晚太累了,所以还没睡醒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走到房间门口,敲门的时候,开门的竟是肖羽媛,肖羽媛身上只围着浴巾,春-光一片。

    周萌萌顿时蒙了,手上的早餐掉在地上。透过肖羽媛的肩膀,她看到而大床上,露出男人的腿,这是秦东城的房间,不看也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她掉头就走,直奔电梯而去,肖羽媛本想叫住她,可是见她那种表情,便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肖羽媛将地上早餐捡了起来,拿进房间,放到桌上,朝床上的男人踹了一脚,“起床了,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肖羽凡用力推开被子,从床上爬了起来,拿过手机看了一眼,鬼哭狼嚎地喊:“媛媛,我的姑奶奶,你知道你哥几点睡的吗?你饶了我吧,再不让我睡,我会死的,真的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,如果不是你坏我的好事,我跟东城哥哥,生米都煮成熟饭了。”肖羽媛气愤地说。

    肖羽凡懒得理她,扯过被子,蒙住头,继续昏睡。

    肖羽媛进浴室,换好衣服,就出来吃早餐了,管它是谁买的。

    吃着吃着,肖羽媛突然眼前一亮,明白了刚才周萌萌的表情是什么意思,周萌萌一定误以为床上的男人是秦东城,看到她围着浴巾,以为她跟秦东城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!!

    肖羽媛得意地笑了起来,越吃越高兴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敲门声,肖羽媛上前开门,这回是秦东城,“媛媛,你醒了,我过来收拾东西,我的手机是不是落在这房间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你找找。”

    肖羽媛重新回到桌前,继续吃早餐,吃了两口,说:“东城哥哥,昨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到手机了。”秦东城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昨晚喝多了,不好意思。哦,早餐是周萌萌送来的,我肚子饿了,就先吃了。对了,她说有事,不送你了。”团何叨技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饿了就吃吧。”秦东城说完就开始收拾他的东西,将衣服,手机,充电器等都放进了包里。

    整理好以后,看了一眼床上的肖羽凡,还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,你哥醒了告诉他一声。”秦东城背着包出了门。

    周萌萌来找过他,还给他打过电话,这让他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她没有时间送他,可是他有时间啊,他现在就去她公司,临走前见她一面。

    可是,秦东城没有想到的是,一路上,他不停打周萌萌的手机,她却不肯接他的电话,打通就挂断,要嘛就在通话中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在开会,不方便接电话,可是她有时却在通话中,说明她接别人的电话不肯接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猛然想起,肖羽媛说她早上来送过早餐,会不会看见肖羽媛在他的房间,误会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公司楼下的停车场等她,他相信,他站的位置,她一定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周萌萌坐在顶楼的办公室,看着站在停车场里的秦东城,她的手机还在响,她直接关机。

    处理完手上的文件,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上午十一点了,她看了一眼楼下,秦东城居然还在,这个时间,他应该去机场。

    她从抽屉里拿出手机,开了机,手机马上嘟嘟响了起来,是秦东城发来的短信:如果你心里有我,如果你相信我,就接电话,听我的解释。

    周萌萌回短信:我没有进去揭你的被子,已经给你台阶下了。你走吧,我不想听,也没什么好解释的。

    秦东城收到短信,知道她开机了,马上打电话过去,周萌萌果断挂了。

    再打,又关机了,秦东城抬起头,看着巍峨的办公大楼,吼道:“周萌萌,说到底,你就是不相信我,不相信我可以做到,这就是你的爱,你就是这样爱我的。”

    周萌萌听不见他的话,只知道他的表情看上去挺激动的。

    等不到周萌萌,秦东城终归还是走了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上飞机前,秦东城发来一条短信: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,为什么你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?如果你相信我,我根本不用解释,你不信我,也没有解释的必要,你多保重。

    周萌萌深吸一口气,解释,还要怎么解释,肖羽媛出现在他的房间,还是那样一种状态。

    什么叫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,非得让她上前,将被子揭了,让他赤-身果体颜面无存才算背叛吗??

    周萌萌回了一条短信:我相信你当时没穿裤子。

    秦东城没有再回信息,说到底,她还是不相信他。她不相信他能做到,也不相信她有那样的魅力让他的心只念着她。

    到最后,因为她的不自信,而去怀疑他。

    本来的一场欢乐海南行,最后闹得不欢而散,始作俑者肖羽媛也在当天下午乘飞机离开了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周萌萌在相信和怀疑之间挣扎,终于,她沉不住气,打电话问周源远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睡了吗??”晚上洗完澡,周萌萌躺在床上睡不着,将电话打给了周源远。

    “我没这么早睡觉的习惯,有事??”周源远停下手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问问你,假如现在你有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,然后另一个女孩子又很喜欢你,你会跟喜欢你的女孩子发生什么吗??”周萌萌的问题很没有艺术,但是她还是问了,这个问题让她纠结了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?你是指什么,上床吗???”周源远是过来人,表达不会那么含蓄。

    “会吗??”周萌萌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,肯定不会。对方喜欢我,也有那样的机会,但是考虑到这件事发生以后对她的影响,我会克制自己。成熟的男人做事,都会先考虑后果。比如黄舒朗,他表面看上去很花心,也烂情,女人很多,但也不是什么女人他都会下手,你能听懂吗??”周源远生怕自己说的不够明白,直接把黄舒朗拖出来当反面教材了。

    周萌萌点点头,然后想起来是打电话,点头周源远也看不见,应声道:“嗯,黄舒朗还好。大叔,你最近有跟他联系过吗?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都失踪半个多月了。”周源远说道,自元旦在一个晚宴上见过他,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。

    “他在海南,开着一辆迈巴赫出了车祸,他住进医院了,明天出院。”周萌萌故作镇定地说。

    周源远一惊,忙问:“他不是喜欢宝时捷和宝马吗?那辆迈巴赫不会是我的吧??”

    “我倒真希望这是一道有奖问答题,然后可以高兴地跟你说,恭喜你答对了。可是,我现在只能万分抱歉地说,那辆被撞的迈巴赫就是你的。已经送去修了,你放心,到过年,一定可以修好,保证一点痕迹都没有。”周萌萌轻笑,她可以想象爱车如命的周源远,听到这个消息会是怎么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我心口堵得慌,我找他算帐去。那辆车,送给你了,我重新订购一辆新的,我打电话,找黄舒朗要钱去,新车的钱他出。”周源远挂断电话,真的拨通了黄舒朗的电话。

    黄舒朗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无聊至极,医生非说他脑震荡,要住院观察,这一观察就两周了。

    总算同意他出院了,在医院的最后一个晚上,黄舒朗靠玩游戏挨过去了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电话打进来,是周源远。

    他猛然想起车的事情,“干嘛,晚上睡不着,找女人暖-床去,找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老实交待,你去海南干什么去了??”周源远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就是无意中听说,周氏集团海南分公司新调任了一名总经理,还是位年轻美女。我就过去看看,那女的是不是我想找的人,然后顺便旅游。”黄舒朗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此行的目的,他就是找周萌萌去了。

    黄舒朗出差回来,就听说周萌萌自杀身亡的消息,他不相信周萌萌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其实打这通电话之前,周源远已经想到了,黄舒朗此的目的就是确认周萌萌是不是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你对她是认真的??”沉静片刻,周源远艰难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样,想要守护她。不过,我貌似机会比你多一点儿,你是不可能了,我也许还能有点儿希望。”黄舒朗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她今天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,假如我有喜欢的女人,另一个女人喜欢我,我会跟另一个女人上床吗??”周源远轻笑。

    黄舒朗想了想,不明白周萌萌为什么会提这样的问题,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她遇到了类似的疑难,“那你怎么回答的?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以黄舒朗为例,他表面看上去很花心,也烂情,女人很多,但也不是什么女人他都会下手。成熟的男人,通常会考虑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靠,周源远,你拿我当反面教材啊。”黄舒朗大叫。

    “黄鼠狼,我们回来再算帐,我那辆迈巴赫一千多万卖的,交完税拿到手,花了两千多万,你不赔一辆新的给我,我就揭你的老底,让你以后泡不到妞儿。”周源远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揭老底啊,揭吧,谁怕谁,我也揭你的底。”黄舒朗说完哈哈大笑起来,周源远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两个人都没说话,电话也没有挂,他们曾经是最好的兄弟。

    周源远是不希望周萌萌跟黄舒朗在一起的,但没有公然反对过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明天出院???”

    “嗯,没什么事,你的车质量好,很经撞,所以我伤得不痛。还好萌萌没事儿,她怀孕了,你知道吗?”黄舒朗问。

    “她没说。”周源远答。

    “她跟秦东城,这辈子都纠缠不清了。你说我们俩,从小看着她长大,最后却便宜了秦东城,想想都憋气。”黄舒朗对此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第二天,黄舒朗出院,周萌萌亲自去医院接他,中午两个人一起在西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“出院的感觉好吧。”周萌萌轻笑。

    “简直就是重获新生啊。”黄舒朗夸张地说。

    “吃吧,吃完饭,回酒店洗个澡,换身干净的衣服。”周萌萌说完将切好的牛排推到黄舒朗面前。

    黄舒朗毫不客气地享用周萌萌为他切好的牛排,一口一块,吃得不亦乐呼。

    “萌萌,你跟秦东城没什么事儿吧?”黄舒朗试探性地问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事??”周萌萌不愿意再提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对你不好,告诉我,我替你收拾他。”黄舒朗表情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周萌萌摇摇头,说:“罢了,男人嘛,都一样,吃着碗里看着锅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秦东城脚踏两条船?”黄舒朗放下叉子。

    “何止两条?他走的那天,我去酒店找他,开门的竟是肖羽媛,而且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。”周萌萌并没有隐瞒,她对黄舒朗是信任的。

    黄舒朗怔了一下,怎么看,秦东城也不像是会脚踏两条船的人,而且具他观察,肖羽媛的确对秦东城有意思,但是很明显,秦东城对肖羽媛这种类型没兴趣。

    “他在房间吗??”黄舒朗问,明显的,这是一个误会。

    “在床上。”周萌萌答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了?或者说,你确定床上的人是秦东城?”

    “嗯??”这下轮到周萌萌疑惑了,那是秦东城的房间,床上的人不是他会是谁??

    “秦东城这种男人,不会喜欢肖羽媛这种类型的女人,他喜欢小白兔,不喜欢母狮子。小白兔温婉可人,母狮子虽然优雅霸气。但是对于同样霸气的王者来说,他更想要的是小白兔。而且,秦东城是一个内敛的人,为人处理不会这么不知分寸,你也不想想肖羽媛是谁,能随便碰吗?连我碰到肖羽媛,都只能是望梅解渴不敢下手,秦东城更不可能。”黄舒朗说的是实话,连他都不敢下手的女人,秦东城更加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不是在帮秦东城说话,他是在帮周萌萌,不想让她不开心,更不想因为这件事,让她怀疑秦东城,影响他们的感情。

    黄舒朗看得出来,秦东城对周萌萌是认真的,从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眼神,就能看出来他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态。

    秦东城对周萌萌所流露出来的爱,是从心底里散发出来,那么热烈。

    “你吃完了吗,吃完我送你回酒店。”周萌萌突然明白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黄舒朗轻笑。

    周萌萌将黄舒朗送回酒店,马上给秦东城打电话,电话很快接通了,电话那端传来秦东城疲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萌萌,有事儿吗?”秦东城磁性的嗓音从电话那端传来,慵懒的没有一点儿力气。

    “床上的男人是谁??”周萌萌激动的问。

    “肖羽凡,我在隔壁房间。萌萌,你终于肯听我解释了吗?”秦东城声音里透着欣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误会了,我以为是你,我当时非常生气。你还好吧,声音听上去不太对劲儿。”周萌萌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,啊……”秦东城突然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你到底出什么事了,告诉我??”周萌萌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“受了点伤,皮外伤,不碍事,你别担心。”秦东城安慰道。

    周萌萌听他这么说,想到他一向身体很好,便真的以为他没有事。

    然后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“既然你没什么事,为什么两个星期一个电话也没打给我?”

    “我执行一个秘密任务,不能跟任何人联络,我的工作,你知道的,高级机密。”秦东城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原谅你一回。就算是被我误会了,我在气头上不听你解释,可是你过后,应该主动跟我说清楚啊。你这么久不理我,我还以为你不要我和宝宝了。”周萌萌语气里带着埋怨,还有一点点撒娇的味道。

    秦东城在电话那端笑了,说:“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?我可以不要我的命,但是我绝对不会放弃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连命都没有,那不就等于是放弃我了吗?所以,你把命好好保住了,你说过的,会用你的生命去爱我,你的命是我的。”周萌萌带点小霸道地冲他嚷嚷着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不能吃生冷辛辣的食物,以免刺激伤口,也可以运动,一周后可以拆线。”电话那端除了秦东城的声音,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,听上去应该是护士或者医生之类的。

    周萌萌一惊,拆线,他受伤了,而且还缝了针,伤得应该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秦东城,你给我老实交待,你伤着哪儿??”周萌萌突然语气一变,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担心了,还是心疼了?”秦东城满不在乎地轻笑。

    “又担心又心疼,你伤到哪儿了?严重吗?要不要我回去看你?”周萌萌一时语无伦次,让她跟他走,她不走,他一受伤,她就着急地想回去看他了。

    秦东城精神一振,中气十足地说:“我没事,轻伤,我体格多好啊,我能有什么事。媳妇儿,你放心,你的福利我会护得好好的,伤了哪儿,也不会伤了它。”

    “没正经,人家关心你,你居然耍流氓,讨厌,我不理你了。”周萌萌听到他这么说,脸腾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“我猜猜看,你现在一定脸红了,有没有??”秦东城在电话里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才没有呢。”周萌萌轻哼一声,有些孩子气,但还是很开心,可以和他这样对话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我跟你说实话吧,缝针真的很痛,可是,医生说打麻烦缝针,伤口恢复慢,所以我就没打麻烦。还好,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,分散我注意力,针缝完了,也没觉得有多疼。”秦东城笑着说。

    冬日的午后,秦东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送往医院的途中,他流了很多血,无力地躺在救护车上,眼皮也不想抬一下。

    到医院以后,他听到耳边有人说:“秦队,是周小姐的电话,你要不要接??”

    “接,给我电话。”秦东城缓缓睁开眼,仿佛周萌萌的电话给了他力量似的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医生的话,打麻药缝针伤口恢复慢,马上就过年了,他想快点儿好起来,跟她团圆。

    “医生,不用打麻药,我挺得住。”秦东城对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,看你这身板,也没问题。”医生笑呵呵地说,吩咐护士动手。

    就在秦东城和周萌萌接电话的过程中,一名护士动作熟练地为他缝合了伤口,直到叮嘱他忌生冷辛辣和运动时,才被周萌萌发觉他受了伤。

    周萌萌显然没有想到,她的这个电话居然是在这种时候打的,老天爷的安排真的很巧妙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你……疼吗?”周萌萌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疼,听到你叫老公,我心里甜得跟蜜似的,怎么会疼呢。”秦东城开心地说,笑了两声,赶紧止住了,一笑伤口疼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听,我多叫你几声,老公,老公,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叫得这么销-魂,我都想你了……”秦东城的声音有点暗哑,带着无尽的诱-惑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,你现在还带着伤呢,别胡思乱想,好好养病。下周,总公司开年会,我到时候回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老婆,那我等你啊,一定要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几天把公司这边的事情忙完,下周就可以回去了。你乖乖养伤,敢不听话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周萌萌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怕啊。”医尘不染:妙

    “知道怕就好,你也累了,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,晚上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婆拜拜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周萌萌真的很拼命,晚上把工作拿回家来做,周老爷子看着都心疼。

    “萌萌啊,你这么拼命,也没人给你发奖。歇会儿吧,陪爷爷打游戏。”周老爷子最近迷上电子游戏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下周总公司开年会,我想回花城一趟,这两天先把手头的工作忙完,才能抽得出时间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回花城了?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()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校园xs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xy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