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你的情,我懂

小说:前妻,再爱我一次 作者:txt下载

我要万书网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江慕宸迅速反应过来,他大步上前就想抢回江小湖,而江小湖已经被白姝的举动吓得大哭,对白姝又打又咬。mbr/>

    白姝的眉头紧紧拧住。她倒是没有算到江慕宸和范筱希这么快就会回来,对她的计划有些影响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范筱希,眼里闪过一抹浓郁的深邃。

    “不要伤害他!”范筱希撕心喊道,“我求你。别伤害他!”

    “不杀他也可以,你把江慕宸杀了。”白姝冷冷地出声,“我顶多容许让你的儿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听了白姝的话,范筱希瞪大双眼,下意识看了眼江慕宸,竟然又面临了这种二选一的难题。

    江慕宸冲范筱希淡淡一笑,然后对白姝说:“你把萌萌放了。我跟你走,随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慕宸!”范筱希的心紧紧一揪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江慕宸轻声,“萌萌是我们共同要守护的孩,用我一命换他一命,值得。”

    范筱希的眼里涌起浓郁的担忧,她不希望江慕宸或者江小湖中任何人一个人出事,她宁愿那个受伤的人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白姝。”范筱希的眸光坚毅。“你不就是想要我继承白家的一切,并且为白家奉献一生吗?我答应你。你把萌萌交给江慕宸抚养,我以后……再也不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话,也只有冷云馨会去相信。”白姝冷笑,“当初,她为了跟江慕宸结婚,还故意让他发毒誓,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你总有办法困住我!”范筱希更加着急了,“还怕我会跑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比得上他们都死了好呢?”白姝笑问,“一旦他们死了。你就是想反悔,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死了,我就跟着一块儿去死!”范筱希提高了音量,“你知道失去女儿的痛苦,失去了儿,我会比你更痛苦!”

    白姝的眼里闪过一抹深邃,唇角却依旧是往上勾着。

    “你死了,我也就不逼你了。”白姝的眸光一冷,将江小湖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范筱希尖叫着。

    “白姝!”江慕宸也是一脸的紧张,“想想你的女儿,想想你这辈的遗憾,你真的要让白妍唯一的女儿也陷入跟你一样的境地吗?”

    “江慕宸。”白姝冷声,“拿刀去给范筱希,让她一刀捅入你的心脏,我就放了你的宝贝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话算话!”江慕宸的声音也是冰冷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白姝应道。尽司狂圾。

    江慕宸捡起一把掉落在地上的刀,保镖们都已经是对峙的状态,此刻也帮不上什么忙,还得靠他自己。

    江慕宸将刀递给范筱希,说:“朝着我的心脏捅下去,把萌萌救回来,不管我是死还是活,你都得好好照顾萌萌,把我对他的那份爱也给他。”

    范筱希摇头,她哪里下得了手呢?

    江慕宸抬起范筱希的手,将刀放在她的手上,很慎重地说:“小希,别磨蹭,先把萌萌救回来是最要紧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慕宸……”范筱希的眼里涌起些湿润,看着手里的刀,再看看在大哭不止的江小湖。

    不快点儿把江小湖救过来,对他肯定会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范筱希吸了吸鼻,她看着白姝,冷道:“别吓唬他,他只是个孩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。”白姝说着,用一只手捂住江小湖的眼睛。

    范筱希的拳头紧了紧,看着江慕宸心脏的位,她闭紧眼睛,一刀就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范筱希却落了空,她根本就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浑身一阵颤抖,范筱希虚脱了般,将刀扔掉,看向白姝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用!”白姝冷厉一声,“你要救江慕宸,就只能看着江小湖没命!”

    说着,白姝提起江小湖就准备往地上摔。

    范筱希跟江慕宸第一时间冲过去,白姝举着枪,对准江慕宸就要开枪。

    而范筱希跟江慕宸早有准备,江慕宸去抱江小湖,范筱希则去推开白姝。

    “嘭----”

    枪声很响,附近的鸟都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慕宸抱着江小湖,万幸,他没有事。

    “乖,萌萌不哭,爸爸在这儿呢!”江慕宸轻声安慰着,然后,将别墅的门打开,将江小湖抱进去。

    “慕宸!”蓝逸轩终于可以出来,看着还跟范筱希在纠缠的白姝,赶紧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这时,白姝的保镖也来到她身边,将她救上车。

    白姝紧紧地抓着范筱希,不能杀死江慕宸或者江小湖,她也得让范筱希永远落入她的控制之中!

    江慕宸的眉头一拧,他举起枪,对准白姝的方向。

    如果伤到范筱希……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一直有这个干扰,害他不敢开枪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时间了,如果再不打中白姝的手,范筱希跟蓝逸轩很有可能都会被拖上车。

    江慕宸深吸一口气,眼睛微微一眯,凌厉而刮。

    弹脱离枪膛的那一刻,江慕宸感觉这四周静得没有一丁点儿声音,他紧紧地盯住白姝,当弹擦过范筱希的左肩,往白姝的手臂上打过去时,他那颗心终于回到原位。

    蓝逸轩眼疾手快,趁白姝吃痛的空挡,抱住范筱希就往地上滚,枪跟着袭来,他只能往大树后面躲。

    “小希!”江慕宸跑过去,保镖做掩护,将范筱希跟蓝逸轩都拉回别墅。

    “小希!”

    “逸轩!”

    别墅里也乱成一团,尤其是两个孩的哭声,让气氛显得更加急迫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范筱希的脸色苍白,爬起来就去抱着江小湖,“萌萌,你别哭,妈妈在这儿,妈妈对不起你,没有保护好你。”

    江小湖紧紧地依偎在范筱希的怀里,还是大哭不止,刚才莫名其妙地就被白姝抓走,实在是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萌萌,乖,妈妈在,妈妈在呢!”范筱希落下一滴泪水,对白姝的恨意更浓。

    江慕宸将范筱希和江小湖拥进怀中,他本来以为别墅足够安全了,没想到,却这么容易就被白姝给偷袭进来,甚至差点儿将江小湖抢走。

    真该死!

    白姝多活一天,对他们来说就多一份危险!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江慕宸轻声,“没事了。”眼里却是浓郁的自责。

    他的疏忽和自信让儿受了那么大的惊吓,还让妻这么难受,他这个一家之主是怎么当的?

    江慕宸的眼里闪过一抹晦涩,吻了吻范筱希,再吻了吻江小湖,抱着他在怀中,轻轻擦掉他的泪。

    “萌萌,你是小小男汉,这样就害怕了?刚才啊,就是我们在玩游戏呢!你知道这是什么游戏吗?”江慕宸轻声哄着江小湖。

    江小湖摇头,有爸爸妈妈在身边,心里踏实了些。

    “就是抓人的游戏。”江慕宸笑着说,“你现在还听不懂,但反正就是一个游戏,你看,宝儿姐姐就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冷宝儿窝在林薇的怀中,眨着朦胧的泪眼听江慕宸说话。

    江慕宸将冷宝儿也抱了过来,小声说:“这个游戏其实本来只适合大人们玩,但是,你们两个小家伙偏偏不肯睡觉,就参与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现在知道你们还是小孩,不能跟大人一样想玩就玩、想睡就睡吧?”江慕宸问。

    冷宝儿似懂非懂地点头,其实,也根本不需要听懂江慕宸说什么,他一个从来不会安慰的人在安慰人,自然有一股魔力。

    见冷宝儿不哭了,江小湖也不哭了,江慕宸还特意小弧模仿了下白姝刚才撸人的动作,让江小湖跟冷宝儿以为那真是一场游戏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江慕宸,范筱希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样的一面,她知道他可以当一名父亲,但并不知道,他可以这么慈爱,并且,这么睿智。

    范筱希勾起唇角轻轻一笑,见江小湖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两个孩很快就玩累了,在卧室香香地睡着。

    范筱希看着他们娇小的脸蛋,她的拳头一直揪着没有松开,如果不能给他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,怎么配当他们的家长呢?

    这时,范筱希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齐晖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希,白姝跟冷力勤大战了一场,现在,她把冷力勤抓走了。”齐晖火急火燎的说。

    “她果然去找冷力勤了。”范筱希的眼睛微微一眯,“白姝现在带着冷力勤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雪山。”齐晖说,“而且,是往很高很高的山顶上走。”

    范筱希的心“咯噔”跳了一下,挂断电话之后,她看向江慕宸,说:“我有办法可以让白姝上山之后,再也下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江慕宸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范筱希轻轻点头,手心传来江慕宸的温暖,她的心跳稍微平缓了些,再看向江小湖跟冷宝儿。

    “小希,你放心吧,刚才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第二遍,我会拿性命保护好他们两个人。”蓝逸轩保证道。

    范筱希轻轻点头,有时候,该放的时候必须放,趁着这个机会,将是她勇除白姝这个后患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江慕宸轻声。

    范筱希淡淡一笑,再眷念地看了眼江小湖,便跟江慕宸前往雪山,跟齐晖会合。

    雪山是a市海拔最高的山,因为山上常年积雪而得名。

    范筱希之前就打听到白姝喜欢登山,而且,喜欢登这座险山,如今,她才刚从医院出来,就带着冷力勤往这雪山上爬,她只能想到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江慕宸紧紧地牵着范筱希的手,问:“冷不冷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范筱希轻声。

    这时,齐晖对范筱希和江慕宸说:“我的人跟丢了他们!白姝跟冷力勤忽然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?”江慕宸拧紧眉头,“怎么可能呢?那么两个大活人,而且,他们没带保镖吗?”

    “保镖们还在,似乎也在找白姝,但白姝带着冷力勤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。”齐晖说,语气里有几分沮丧。

    范筱希的眼睛微微一眯,她喃喃着:“或许,她不是跟冷力勤躲,而是进了某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江慕宸跟齐晖齐声发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,白姝的女儿就葬在这里。”范筱希搓了搓手,在这上面,穿多少衣服都感觉冷。

    “白姝的女儿?”江慕宸似乎有些了然,“你怎么会这么猜?”

    “雪山在这个海拔的高,是气温最冷的高,再往上,反倒是有了些升温,还有绿色植物。”范筱希轻声,“而冷温是尸体不腐烂的一个必要条件,再加上其它的措施,很有可能,白姝女儿的尸体,还很完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白姝这次发狂地去杀萌萌他们没成功,就带冷力勤到这儿来,要把冷力勤杀死在这里?”江慕宸问。

    范筱希点头。

    但她并没有分之的把握,只是觉得这样想比较符合白姝的心理。

    “白姝在哪儿消失的?”江慕宸问齐晖,“我们现在就找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齐晖边说边带。

    白姝带来的那些保镖,都已经承受不住严寒,纷纷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范筱希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,带了取暖的设备,但在这种零下十几二十多的气温里,恐怕只能放个阳在怀里揣着才会感觉到热火。

    江慕宸担心着范筱希的身体,她不常锻炼,只是在警察局了几招擒拿的时候还稍微有了些力气,她那样单薄的身体,在这中恶劣的环境下如果待得久,只怕是容易出毛病。

    “不如你先下山吧?”江慕宸安排道,“小希,这里有我跟齐晖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范筱希摇头,“可能我会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实在撑不住,我会说的。”范筱希轻声,“相信我,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江慕宸点头,跟着范筱希还有齐晖四处找白姝可能进入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,大家找了半天,身体越来越承受不住这里的寒冷,却还是没有找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她一定就在这附近。”范筱希很肯定地出声,“她那么爱她女儿,肯定布置得很精密,否则,怎么可能那么多登山的都没人发现这里有墓地呢?”

    想着,范筱希四下看了看,左敲敲、右暗暗,以为会不会有什么做成冰的开关。

    “小希。”江慕宸轻声,“在这里做开关,不说要花费多少人力、物力,仅仅是保密这一点就达不到要求,更何况,当初她女儿死的时候,科技还不算很先进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江慕宸分析得不错。”齐晖说,“很有可能,白姝是找到了什么天然屏障,而我们却还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范筱希心想也对,如果真要在这冰山上开凿个什么东西出来,那肯定是工程浩大,不可能没有透露出任何消息来。

    “再往前面看看吧?”江慕宸提议,“如果还没找到,我们就下山,小希,别强撑,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江慕宸边说,边将范筱希紧紧地搂在怀里,想让她暖和点儿。

    范筱希的心里涌过一些暖流,跟着他继续往前面找,而这里全部都是积雪,白茫茫的,连个脚印都没有,就好像白姝带着冷力勤飞走了似的。

    飞?

    范筱希的眼睛一亮,她突然抬眼,看见雪山上牵的那些线条。

    或者,这不是他们以为的电线,而是?

    “顺着这根‘粗电线’走!”范筱希突然喊道,“白姝肯定就在前面不远!”

    江慕宸也抬头,看见范筱希眼里的亮光,他温柔一笑,每次看见她那么聪慧的模样,就会感觉自己捡了个宝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期待着,期待“电线”的末端就是白姝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事实也证明,范筱希并没有猜错。

    她们头顶那根线根本就不是大家以为的电线,而是一跟很不起眼的缆绳线,白姝带着冷力勤,只需要借助工具一滑,不会在雪地上留下脚印,就可以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白姝将冷力勤狠狠地压住,受了腿伤的冷力勤压根就不是白姝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看看我们的女儿,她是不是长得很可爱?”白姝说话的时候,眼眸里全是黯淡,“都说女儿会长得比较像父亲一些,我们的女儿,就十分像你。”

    冷力勤不敢相信地看着白姝,他们的女儿已经死了那么多年,如今,竟然就躺在这儿,似乎脸上还有些红晕。

    冷力勤不得不承认,当他看见女儿的时候,他吓了好大一跳,哪怕双腿没有膝盖,他也会双脚发软,吓得走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宝贝女儿很乖,她不爱吵闹,躺在这里好久了,一动不动的。”白姝很怜爱地看着女儿,同时也有着一股自豪,骄傲自己可以把女儿的尸体保护得这么好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都已经不记得她的模样了?”白姝问冷力勤,“你的眼里只有秦海鸥,她生个女儿,你当个宝捧在手心里宠着,而我们的女儿,你现在才来看她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!”冷力勤怒骂道,“白姝,我本来就不喜欢你,是你非得一厢情愿!所以才酿成了这场悲剧!”

    “给我住口!”白姝怒瞪着冷力勤,“你有什么资格说悲剧?不管怎么样,我们孩都有了,你就算不喜欢我,孩是你的骨肉,你好好对她也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冷力勤的眼里闪过些愧疚,对于这个女儿,他确实没怎么管过。

    “现在,该是你跟她说对不起的时候了。”白姝的眸光一转,“冷力勤,你知不知道,我们的女儿有多想你?她一直都想你陪着她,现在,该是你陪她的时候了!她一个人在这里孤单了。”

    冷力勤的眸光一颤,“你敢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杀你。”白姝的唇角往上一勾,“我只是让你冷死在这儿,然后,我会让你睡在女儿身边,等我把小希搞定之后,我会来陪你们的,我们一家口就可以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似乎,白姝一直就在等着这一天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疯了!”冷力勤想站起来,可是,两只腿都受了枪伤,白姝只是为他稍微包扎了下,就把他带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冷力勤早就知道落到白姝手里是必死无疑,但他没有想到,竟然是这种死法,让他感觉到了满满地恐怖。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?”白姝笑得很诡异,“你怕什么?该是我们的女儿害怕才对呀!她那么小,就被病魔折磨,想找爸爸,爸爸却在另一个阿姨身上为她造妹妹!该害怕的人应该是她!”

    “白姝,是我对不起你们,你理智点儿,别乱来,她已经死了很久了!”冷力勤哆嗦道。

    “她?”白姝的眸光更冷了,“她是你的女儿,你知不知道?你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吗?她叫馨儿,是我们的馨儿。”

    冷力勤瑟着往后缩,白姝却直接抓着他,将他往女儿的尸体身边放,“你给我瞪大眼睛好好看清楚!看看她长什么样!别忘记了!”

    冷力勤的全身都在发抖,看见女儿只感觉害怕。

    “冷力勤,你不是人,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们的女儿!”白姝说着,再将冷力勤往地上一推,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给我留一点儿退,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……”白姝的眼里一滴晶莹的泪涌出来,“是你毁了我,毁了我们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你放了我吧!白姝,你放了我吧!”冷力勤求饶道。

    他不想死,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想死!

    “已经晚了。”白姝低眉看着冷力勤,“我们的女儿想了你这么久,该是你来陪她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白姝的话音才落,江慕宸的声音就冰冷地响起:“白姝!你真的以为没有人能找到这里来吗?”

    听见声音,白姝的眼睛一瞪,实在是没有想到在这么大的雪山,江慕宸能凭着连脚印都没有的线找到她。

    不过,看见江慕宸身后的白姝和齐晖时,白姝忽然就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呵!江慕宸,如果是你想办法找到这儿来,我倒是不介意让小希嫁给你。”白姝的语气很冰冷。

    “小希,救我!”冷力勤赶紧喊,想到范筱希身边去,却被白姝紧紧地抓着。

    范筱希看向那个躺在一块冰上的小尸体,她的眉头微微一紧,再看向白姝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那么心疼你的女儿,就不会让她在死后还被打扰。”范筱希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白姝也没有好的语气,“你知道她一个在这儿有多孤单吗?我时不时地就会来陪她,现在,我会先让她爸爸来陪她。”

    “小希,救我呀!”冷力勤继续求救,“我们之间有协议的,你不能抛下我不管!”

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http//nbsp;任意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!

    ╂上小`说`巴`士;sp;84.书名看本书╂

    ...

    ()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校园xs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xy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